發現女幫美學探索藝術課程—紐約篇

疫情肆虐,直至今日都還是沒辦法出國旅遊,不禁回想起第一次前往紐約學習Ebru Art的情景,這次就讓我們來重現當時的回憶吧!

Ebru Art簡介


發現女幫工作坊來到紐約接受最傳統的文化藝術課程—土耳其大理石紋浮水畫Ebru Art 又稱Paper Marbling (大理石紋畫)


台灣常見的是雄獅出的盒裝浮水畫顏料工具簡易包,常拿來做兒童或親子活動的簡易體驗。


傳統的土耳其畫是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納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傳統藝術項目,到底是為誰所發明已不可考。


這項藝術最初主要是被拿來作為書本封面的設計,最早的一本封面就是可蘭經。據說也被拿來作為重要文件封箴之用。


16世紀開始到17世紀被歐洲人帶回自己國家,逐漸聲明遠播並受到書籍雜誌業與時尚流行界的重視。

用於書本封面的Ebru Art

此書本已有一世紀,非常珍貴,因此用保鮮膜隔絕空氣保存。



認識Ebru Art的契機


決定前往紐約學習是一個意外,當時正如火如荼的進行流動畫課程的開發和準備,但由於流動畫的作畫過程浪費掉很多媒材和器具(如免洗杯、餐巾紙、木調棒等⋯⋯),且顏料和輔助劑等都非天然,每次作畫總是有罪惡感,不環保的念頭讓我們猶豫到底要不要推出此課程。


此時剛好紐約親友Eleen分享了一個浮水畫的訊息,由於體驗過雄獅的浮水畫,並無驚艷或感動,一開始並不在意。


後來Eleen再傳來一個她課堂上拍攝的一小段授課老師畫土耳其國花「鬱金香」的影片,對於其從水上畫盆裡的畫轉印到紙上的技術感到非常神奇,百思不得其解,且發覺跟我印象中的浮水畫大異其趣。


上網搜尋了關鍵字Ebru、Marbling、或者Turkish Art,,出現了很多的解說,但是打中文浮水畫很少文章提及,甚至當時台灣沒有單位授課。


好奇心驅使下,開始做線上文章的功課,發覺媒材都來自天然且安全無毒,而且也是繪畫領域中唯一獲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項目,覺得很有學習的價值。


其中想過既然是土耳其的傳統藝術,是否前往土耳其學習。幾番搜尋,不得其門而入,該項藝術不是家族制只傳授給家人就是師徒制,一切都要看緣份和門路以及天份。


感謝紐約中介者Eleen的引介,讓老師Mustafa在百忙當中抽空為我們做最傳統也最深度的指導。

Ebru Art課程的指導老師是土耳其紐約文化中心藝術設計總監:

Mustafa Yasar為我們做為期一週密集的培訓。



對的老師,讓我們醉心於Ebru Art


抵達紐約後,整週的課程沉浸在土耳其文化藝術的氛圍內,擁有15年以上Ebru藝術教學的Mustafa老師是一位細膩體貼又熱心的老師。


第一天見面,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互相的瞭解與我們對於學習的想法與期待,再根據我們的想法做課程的設計和調整。


除了作畫技巧,多了份人文與歷史文化的融入,授課方法比較多示範和觀察,不僅對畫作本身,也對人。


這個授課方式,讓我想到「默式教學法」,這是一種藉由觀察、體會、訪談和不斷注入個人體驗和練習與修正的方法,最後可以有個人的思想和風格的展現。


指導的方式沒有SOP,只有藉由不同個體的體會和認知,給予適當的建議和發展。一開始我們是害怕的,有點茫然,可能習慣於台灣說清楚講明白,有答案式的指導方式,對於未知的摸索過程有種不確定感。


但是,老師的體貼與細膩的觀察和適時的指引和不批評,甚至鼓勵性的話語都讓我們在2-3天後漸入佳境。尤其課程中使用全天然有機,來自土耳其的媒材更讓我們愛不釋手。


礦石粉研磨調製的顏料和作畫的畫水、紙張和畫筆都是自然產物,讓我們充分感受到大自然恩賜的美妙與珍貴。


進修的過程中,老師每次都會準備土耳其茶點或咖啡,還精心準備土耳其式早餐與我們一起享用,課程間土耳其音樂的流動和土耳其茶香與健康的堅果和點心,都是我們活力的來源,也對土耳其文化藝術歷史融入生活美學元素的應用有更深一層的瞭解。


經過老師熱情的指導,我們決定好好傳承Ebru Art的精神和技法,在台灣把它發揚光大。



完成認證,帶回畫具


感謝指導教師費心為我們準備開課用的材料,這些重達近20公斤的媒材遠從土耳其到美國,再跟我們一路從紐約到加拿大旅遊。


由於我們由多倫多到加拿大極北,每天都換不同的飯店,每日啟程前都要小心翼翼的打包並檢查,才能在10多天旅程結束後,安好的來到我們發現女幫的總部「品空間」。


期待這些土耳其原汁原味的媒材(含不鏽鋼畫盆與手作筆刷)能為學員帶來不一樣的視野和藝術的靈魂!

從美國輾轉帶回台灣的畫具


親手為我們準備早餐的老師



經過千錘百鍊,終於取得了認證證書,並由老師授權我們在台開課。

3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2019 by 發現女幫工作坊